河北快3机选

  • <tr id="a5OYqU"><strong id="a5OYqU"></strong><small id="a5OYqU"></small><button id="a5OYqU"></button><li id="a5OYqU"><noscript id="a5OYqU"><big id="a5OYqU"></big><dt id="a5OYqU"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"a5OYqU"><option id="a5OYqU"><table id="a5OYqU"><blockquote id="a5OYqU"><tbody id="a5OYqU"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"a5OYqU"></u><kbd id="a5OYqU"><kbd id="a5OYqU"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"a5OYqU"><strong id="a5OYqU"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"a5OYqU"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"a5OYqU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"a5OYqU"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a5OYqU"><em id="a5OYqU"></em><td id="a5OYqU"><div id="a5OYqU"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"a5OYqU"><big id="a5OYqU"><big id="a5OYqU"></big><legend id="a5OYqU"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"a5OYqU"><div id="a5OYqU"><ins id="a5OYqU"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"a5OYqU"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"a5OYqU"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a5OYqU"><q id="a5OYqU"><noscript id="a5OYqU"></noscript><dt id="a5OYqU"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"a5OYqU"><i id="a5OYqU"></i>

                英国世界文化遗产:喷泉修道院(1)

                • 来源:火车网
                • 点击次数:254

                本文更多图片收录在我的博客:

                许多年前的一个暑假, 我在一间中餐饭店做兼职, 我的工作是卖点心。有一次,一位很绅士的老人指着一碟菠萝包问我:菠萝包是什么里面有菠萝吗我想当然地说:对呀。他要了一份。转过身,同事告诉我,哪里有菠萝,是包皮烘成酥皮一样象菠萝而已。我于是回到那位客人的桌子,带着歉意,刚想解释,老绅士笑咪咪地对我说:我知道,这是個个菠萝惊喜(A pineapple surprise!)。

                在约克郡西面的一片密林山谷中,有一处英国的世界文化遗产景点,叫作“喷泉修道院”(Fountains Abbey)遗址。八月的一天,我沿着喷泉修道院大景区范围走了两圈,大约走了5英哩的路,竟然没有看到任何喷泉。回家后,我到景点的网页上寻找答案,在“常见疑问”中还真有这个问题:“喷泉在哪里”回答是:为什么我们叫“喷泉修道院”,这至今是个不解之迷。

                哦,这回,是个喷泉惊喜!

                虽然没有喷泉,喷泉修道院遗址内,相隔不远,却有一个名叫“斯特利皇家水榭”(Studley Royal Water Garden)的优美花园,似乎以水池来弥补并不存在的喷泉。“喷泉修道院” 和“斯特利皇家水榭”, 共同组成为一个景点,并在1986年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。

                八月的那一天,我出发去看这喷泉惊喜。

                从我住的城市曼切斯特开车到喷泉修道院,只需2个小时左右,然而一路上,不论是天气还是景致,都如同魔术师的手法,不断迅速地变换。

                出门时候,远至天际的乌云底底的压下来,底至眉心。我安慰自己:不是要去看一座建于1132年,毁于1539年的修道院废墟吗这样的天气倒是有点气氛!

                车开出曼城不远,前方展开明朗的蓝天,阳光如同海水冲破鱼网般,慷慨的倾撒而下。乌云被抛去了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过了市区,过了街道,树木开始成片成片的出现,然后是青青的草地,牧场,羊群和牛场。经过一个又一个小镇,不知不觉中,房子的颜色,从曼城的红砖房,变成了约克郡的土黄色砖房。穿过了一段两旁树木如森林般茂密的道路,喷泉修道院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(门票不贵,大约人民币90元, 不久前去黄山的宏村西递, 门票也要80元)

                喷泉修道院遗址旁,有座4百年老的别墅,叫喷泉庄园(Fountains Hall)。它虽地处偏辟,也曾经款待过重要的皇室成员。喷泉庄园的创建者Stephen Proctor似乎与皇室有些瓜葛,在别墅建好的那一年,即1604年,他受勋爵位。不久后,喷泉庄园便迎来了年幼的查理王子,即日后的查理一世,那位英国历史上唯一的被送上了断头台的国王。

                在1953年,英国现在的女王伊丽沙白二世的母亲也曾到喷泉庄园作客,别墅楼梯旁的窗台上,一本石头书记录了这此来访。

                Stephen Proctor将他的座右铭刻在喷泉庄园正门的顶部:一无所有时,我便会拥有(Finding nothing I will gain everything 原文是法文)。他的纹章,也被刻在正门处,那是一只叼着鱼的水濑。在西方文化中,水濑象征勤奋与坚持不懈。那只水濑让我联想到的却是海洋公园里的滑稽表演,就跟英国人看到一只公牛,想到的并不是勤劳,而是英勇和宽宏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站在庄园别墅二楼的一扇格子窗前,向外放眼,一片绿草如茵,远远地,隐约可见喷泉修道院废墟,在阳光照耀下,不是凄凉,而是壮美。经历了将近一千年,它的主体外墙依然矗立,从空中俯视而拍的照片,仍然能显示出喷泉修道院的壮观的气势。

                曾经是英国最富有的修道院,它的荒废,不是天灾,而是由于宗教与政治的争纷。

                好莱坞去年的一部影片《鸠占鹊巢》(The Other Boleyn Girl),描绘的虽是亨利八世与波琳家两姐妹之间的惊心动魄的宫廷情爱,故事的背景,正是对英国历史产生了最重要影响的宗教改革:亨利八世与罗马教廷的天主教决裂,并创建了英国的国教圣公会。喷泉修道院就是在亨利八世时期的解散修道院运动中而被弃置的。修道院的石头,楼梯,玻璃,壁炉,木雕等等,被附近的庄园主和居民搬回家,各取所需。

                喷泉修道院保存得最完整的一处,是白衣修士们日常生活的拱顶石室。石砌的拱顶象伞一样张开,几十根石柱排成两列,仿佛几十把伞撑开来而形成了屋顶。这种拱顶结构,在《鸠占鹊巢》中出现了许多回。现在站在这里,电影中早被我遗忘掉了的那些强烈的情爱与仇恨,野心与疯狂,瞬间闪过。我从石室的这一头,梦游般踱向另一头,我的身影从窗口的光线扫过,一明一暗,悄然无声。这时候,我走在了一个古老的空间里,倾听着历史的遗韵,呼吸着千年前的气息,不知身在何处。(待续)

                本文更多图片收录在我的博客: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看英国 六